您是第496965位访问者,欢迎您! 进入直播
ERP系统    登录 /   注册         在线咨询      021-61525181  400-021-2021
首页  >   新闻动态

研究揭示Hh信号通路活性与细胞周期运行互作调控的关系


       近日,北京大学生科院张传茂教授研究团队在细胞模型中阐明了Hedgehog(Hh)信号通路起始过程中一个重要蛋白Smo定位变化的调控机制,并进一步揭示了Hh信号通路活性与细胞周期运行互作调控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 Hh信号通路最重要的成员包括:Hh信号分子,信号分子受体Patched1(Ptc1),GPCR类膜蛋白Smoothened(Smo)和转录因子Gli等。Hh信号分子与其受体Ptc1结合,解除Ptc1对Smo的抑制,促进后者转运到一种名为“纤毛”的特殊细胞器上,活化Hh信号通路,进而促使转录因子Gli调控目的基因转录及细胞正常生命活动。Hh信号通路在细胞增殖、个体发育及肿瘤发生过程中具有重要调控作用。

       张传茂团队最新的研究工作显示,当不存在Hh信号分子时,Ptc1能够结合PKA激酶的负调因子ArhGAP36蛋白并稳定其在母中心粒上定位,从而维持中心体处PKA激酶处于低活性状态。当细胞接收到Hh信号时,伴随Ptc1退出纤毛,中心体处ArhGAP36水平降低,而PKA活性增加,继而磷酸化纤毛近端的Inversin蛋白,增强后者与Smo蛋白的相互作用并向纤毛内转运,进而活化Hh信号通路。

       一些Smo蛋白突变体与Inversin蛋白结合的能力显著增强,与肿瘤发生相关。该研究为阐明Hh调控通路在肿瘤发生中的异常活化提供了一种分子机制。细胞分裂激酶Plk1能够磷酸化Hh信号通路下游的一个转录因子Gli1蛋白,促使该通路临时关闭。

       此外,该团队工作还发现,在细胞分裂前,Plk1和CDK1激酶调控纤毛去组装并关闭纤毛介导的Hh信号通路;在细胞分裂后,GSK3β激酶调控纤毛再组装,并开启Hh信号通路。这些研究成果将细胞周期调控、纤毛动态和Hh信号通路活性的调控紧密联系在一起,为逐步揭示细胞周期运行与Hh信号通路互作的分子机制和相关科学问题奠定了重要基础。
分享到:



用户单位链接:
合作单位链接:
地址:上海市徐汇区聚科生物园银都路466号3号楼2楼    电话:021-61525181    61525182
版权所有 © 赛百慷(上海)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  沪 ICP 11015141